“越狱”逃犯刘海:脱逃满一月仍未归案 曾到小卖部偷零食

盐亭县多地都传出疑似刘海出现的讯息,但流传相关情况是否属实,警方均不愿意作出回应。当地民众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,刘海一天没有落网,心里都有些担忧。

一个月前的2019年12月7日上午,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看守所在押犯罪嫌疑人刘海趁监管人员不备,从戒备森严的盐亭县看守所脱逃。

事发后,盐亭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在县城周围、刘海户籍地林山乡等地搜捕。监控设备多次拍摄到逃亡中的刘海,其逃亡过程中留下的痕迹也多次被发现。但截止记者发稿时,刘海仍未被抓获。

和刘海办了婚宴但没领结婚证的小花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自己非常希望刘海能够早日归案,“大家有个了结。”

目前,盐亭警方仍在全力抓捕脱逃的刘海。对于记者提出的警方采取哪些搜捕措施、看守所相关责任人如何处理等问题,盐亭县公安局政委蒲定军表示,“一切按程序来,其他什么都不能说。”

▲2019年12月15日,四川绵阳市盐亭县,脱逃嫌犯刘海被监控拍下最后影像。图片来自网络

疑似脱逃路线曝光,曾到小卖部偷零食

2019年12月7日上午开始,刘海这个名字被整个盐亭县民众所熟悉,各种关于他的传说至今仍是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公众很好奇:一个还未被判刑的犯罪嫌疑人,是怎样从戒备森严的看守所里面脱逃的。

2019年12月29日,盐亭县公安局更新了针对刘海的通缉令,披露了两张拍摄于当年12月15日的最新监控截图。此时的刘海已穿上拉链夹克和紧身裤,手上还带着一双白手套。

上游新闻记者在盐亭县采访期间注意到,当地的田间地头、房前屋后都贴满了刘海的通缉令,悬赏金额从最初的2万元变成了现在的5万元。刘海户籍所在地林山乡的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,当地政府要求辖区内每一个人都要了解、熟悉通缉令上的照片,一旦发现线索要立即报警。

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,出生于1988年的刘海是一名盗窃犯罪嫌疑人,2019年8月16日被盐亭县公安局刑事拘留,同年9月18日被盐亭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同年12月7日上午11点左右,刘海从盐亭县看守所逃离,朝县二水厂方向逃跑。

1月6日,上游新闻记者在盐亭当地走访时发现,盐亭县看守所位于盐亭县城城南,与盐亭县二水厂隔梓江而望。来自盐亭警方的消息证实,刘海12月7日逃亡的路线大致是从盐亭看守所后门逃离后,通过200米外的梓江边,从水坝或过一座废弃的老桥越过梓江,来到县二水厂位置,再沿山或沿江一路到了盐亭县城北面,出现在顺河街、高山公园等地。

监控视频资料披露,刘海先后出现在县城北门大桥、顺河街、高山公园、两河镇游乐园等地。2019年12月9日凌晨4点左右,刘海曾在距离看守所七公里的游乐场内被监控拍下,其在游乐场小卖部内偷了一些零食后离开。游乐场工作人员随后通过监控发现了刘海,随即报警。

刘海脱逃后,盐亭警方在刘海户籍地林山乡附近村镇多地密集张贴通缉令,但在网络上对相关案情披露却十分低调。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发现,四川、绵阳、盐亭三级公安机关的政务新媒体上,完全没有提及盐亭县看守所发生的刘海脱逃事件。盐亭公安局早前发布的消息称,刘海脱逃事件的相关责任人员已被停职并接受调查。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绵阳市盐亭县林山乡,到处张贴着刘海的通缉令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

多地留逃亡痕迹,警民连夜搜道观

盐亭县地处四川盆地中部,绿化良好森林茂密,田野里即使冬天也物产丰富,这些都给刘海的逃亡带来了极大的便利。

距离刘海家不远处的山顶上,有一座名为高灵观的小道观。盐亭县黄甸镇百花村村民陈大爷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当地流传称刘海曾躲藏在道观的地下室内,“地下室内有粮食又暖和,还可以偷供品吃,听说他在那里藏了好几天都没被发现。”

1月6日,上游新闻记者来到距离刘海家不远的高灵观。高灵观位于山顶,山门前的视野十分良好,可以看到山下公路的动静。记者进入道观后发现,道观正殿门口就贴有附带刘海最新照片的通缉令。道观大殿前,几个新装的监控摄像头十分显眼。虽然时值下午,但偌大的道观内没有道士或香客。

上游新闻记者辗转找到了一名居住在高灵观山下的村民张洋(化名),她证实前几天警方曾到高灵观附近搜索。“当天晚上九十点钟左右,警察还在山上搜人,但好像没有发现。”张大姐告诉记者,迟迟未能归案的刘海给当地村民造成了较大的心理压力,害怕刘海被逼入绝路后再做出伤人行为,“昨天晚上我屋门响了一下,我都害怕是刘海来了。”

高灵观附近的村民陈龙(化名)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就在1月3日,有人曾在高灵观附近田地里,看到了疑似刘海留下的烧火痕迹和吃剩下的莴苣叶子,随即报警。盐亭警方接报后,派出大量警察搜捕,“我也被村上通知过去找,听到三声巨响,很像是枪声,但最后还是没有抓到。”

陈龙告诉记者,当天晚上自己和其他村民一道,协助警方搜寻了一个晚上,但由于天黑视线不好、山林灌木茂密等原因未果。“刘海现在学聪明了,都是白天藏起来晚上出来找吃的,我们这边山上的林子密,人都走不过,根本发现不了他。如果遇到他那天是白天,人肯定已经抓到了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,盐亭县多地都传出疑似刘海出现的讯息,但流传相关情况是否属实,警方均不愿意作出回应。当地民众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,刘海一天没有落网,心里都有些担忧。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绵阳市盐亭县林山乡刘海家中,母亲刘琳否认曾去看守所见过刘海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

看守所递话传言不实,从小养成偷窃恶习

1月6日,上游新闻记者在盐亭县林山乡林园村,找到了刘海母亲刘琳和女友小花,两人正在家门口洗衣服、洗菜,派出所警察也蹲守在家里,刘海家门口新装了多个摄像头。

周围村民说,刘海脱逃后他家周围就一直有警察蹲守,当地政府多次出面组织刘海家属等人开会,动员其提供刘海的行踪线索。

刘琳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12月7日刘海脱逃当天,盐亭看守所和当地刑警就先后来到了她家,询问有没有陌生电话打给她。“直接拿了我的手机看,把我吓了一跳,后来才知道是刘海跑出来了。”随后,在外地打工的小花也被警方请回了盐亭。

小花是广西人,今年才满20岁,是刘海在广西打工期间认识的。刘海回到四川后,小花也从广西河池来到绵阳盐亭。因为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,刘海和小花一直没有扯结婚证,只在去年初办了结婚酒席。

小花和刘琳都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她们希望警方能够早日抓到刘海,“刘海不被抓到,不仅警察过不好这个年,我们自己心里也是悬起的。”刘琳还对记者透露,她1月5号听说刘海曾在自己娘家附近出现,还专门赶回娘家找刘海,赶到传出刘海落脚消息的地方查看,均一无所获。

盐亭当地流传,刘海脱逃原因是因为其母亲在看守所探望时,透露了小花在外面有了新男朋友,刘海脱逃准备报复。对于这一说法,刘琳和小花均予以否认,称不知刘海为何会脱逃。

刘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刘海2019年8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后,自己就没有见过刘海,“人都没有见过,怎么可能给他说这些事情,我自己都不知道刘海为什么跑出来。”

小花对记者表示,和刘海之间的事情自己最清楚。她用一口流利的四川方言说,“我倒是希望刘海能够回来,把我们的事情说清楚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发现,小花和刘琳的关系较为融洽,刘琳也表示尊重小花选择,是否离开盐亭由她自己定。

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犯罪嫌疑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到法院宣判前这段时间内,家属不能会见当事人。刘琳在正常情况下,不可能有机会去看守所会见被批捕而尚未起诉的刘海。

刘琳还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,刘海并非其亲生,是她和其前夫从他人处抱养的。刘琳改嫁回到盐亭后,刘海也被带了回来,和现在的丈夫一起生活。刘琳记得,刘海从小就聪明,情商也高,但从小就沾染上了偷窃恶习。

刘海家的邻居徐大爷对记者说,早在十多年前,刘海就曾偷偷进入他家,偷走了客厅中的光碟。刘海家的远方亲戚也表示,自己家也被刘海偷过香肠、现金等,“都是亲戚,说了几句就算了,没想到纵容却害了他。”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绵阳市盐亭县林山乡,疑似刘海出现过的高灵观内,加装了多个摄像头监控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

已是“四进宫”,熟悉山区潜伏抓捕不易

刘海母亲刘琳对上游新闻记者确认,刘海还是未成年人的时候,就因为犯罪而被判处刑罚,曾在成都、广元等多地服刑,“还没满18岁就被送到成都少管所,2019年8月是第四次被抓。我后来听警察说,刘海这次本来盗窃金额不大,刑期不会很长。但这下可能就要弄个一二十年了,他为什么要跑?”

刘琳转述警方人员的话表示,“是刘海和其他犯人在倒垃圾时,趁监管人员不备,踩在垃圾桶上从后门翻墙出来的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司法判决书,证实了刘琳的说法。四川省盐亭县人民法院2011年1月26日作出(2011)盐刑初字第22号刑事判决,刘海和同伙廖某因犯有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3000元,后因在监狱内表现良好,经减刑提前出狱。2018年4月,四川省剑阁县法院再次以盗窃罪将刘海、廖某判刑,刘海涉案产生的2000元罚金和多笔金额为数百块的退赔款,均因刘海名下没有任何财产而中止执行。

具有丰富野外生存经验的专业人士陈立向上游新闻记者分析,刘海从盐亭县看守所脱逃后,来到的地方是自己十分熟悉、从小生活的盐亭山区,“虽然山都不高,但当地树林茂密、灌木丛生,想藏起来非常容易,只要不主动暴露,很难被发现。”

陈立表示,四川当地自然环境较好,气温也大都维持在零度以上,即使冬天田地里也有大量可以食用的农作物,刘海要吃饱还是十分容易的。“而且农村无人居住的空房较多,之前四川眉山的杀人嫌犯冯学华,也曾在类似环境中潜逃近一年才落网,盐亭警方面临的挑战较大。”

▲2020年1月6日,四川绵阳市盐亭县公安局,警方确认刘海仍然在逃,但没有披露更多细节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

1月6日,盐亭县公安局新闻宣传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目前四川省、绵阳市两级警方都派出人员指导抓捕工作,但因为案件还没有侦破,目前不能透露刘海如何出逃、后续人员处理等情况。

刘海脱逃事件发生后,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盐亭县公安局政委蒲定军,他均以正在开会为由婉拒采访。1月6日,他对记者表示,如果要了解情况,“一切按程序来,其他什么都不能说。”

绵阳市公安局宣传处回应称,目前警方正在加紧抓捕刘海,如果有新情况将会及时发布。

从2019年12月7日到今年1月7日,整整一个月,刘琳、小花、盐亭警方、当地民众,都希望能够早日找到刘海。他们心中的诸多疑问,只能由刘海本人来解答。

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发自四川盐亭